首页 设计 Best House Design 正文

白族木雕是怎样的一种艺术?又有何特色

2017-05-21 13:16 来源:Best House Design 阅读

  作为装饰艺术之一的木雕,在白族人的现实生活中,大至住宅、庙宇、牌坊,小至生产工具、家具和生活用品,处处都可看到精湛的木雕杰作。白族木雕,以体现吉祥文化为主旋律。它反映的内容多为祥花、瑞兽、瓜果和民俗文化中的暗八仙及历史人物等,寄托了白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真诚向往。白族木雕写实性强,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。它将剪纸艺术与国画中的工笔画技艺兼收并蓄,使木雕作品主题突出,构图完整,造型生动。木雕用“笔”对主体刻画质朴粗犷,细节刻画精巧秀美,从而产生出一种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融和的美感。白族木雕刀法多变,它巧妙地将画中的写意风格融入木雕创作,运用浮雕、镂雕技艺,使作品显得张弛有度,于自然中透精细。白族木雕以物寄情,寓意深远,富有生活情趣。

  在众多的白族木雕高手中,云南剑川、鹤庆两县的匠人,堪称是木雕艺苑中的精英。保山观音阁的那壁被称作“魔窗”的飞马造型窗,便是他们的“神笔”之作。在一扇大窗上,雕镂一匹透漏的飞马为窗棂,本身就是一大“创举”,再采用镂空和深、浅浮雕相间的工艺制作,使这匹马有从景面跃出之感。近视,马与窗为同一平面,珠联璧合;远看,马如凌虚,凸透而出。

3.jpeg

  从不同视点和侧面观赏,如像三维画一样,画面上的飞马会出现不同的形态和立体感。此窗被称为白族“木雕之冠”。还有剑川县弥沙诏应寺的一套“格子”门,是用“洞宾瓷”式的纹样工艺制作而成。这些纹样,是用不同长度的木雕小条组合而成。

  除显示“洞宾瓷”特有的图案外,又以“洞宾瓷”纹路组合成一百个“如意”造型。工艺精湛,画面上不见榫口,不见拼痕,被人们称为“仙人格”。被明朝大旅行家徐霞客赞誉为“甲于滇中”的鹤庆县文庙大成殿,在支撑一二层屋面间四个飞角的四根角柱上,雕有四条造型生动的木龙。对木龙的刻画用“笔”传神,有腾云穿天的气势,翻江倒海的力感,真是到了以假乱真的境地。鹤庆县云鹤楼,是座明三层、暗四叠的牌楼建筑。整个大楼,由四根从底至顶的大木柱支撑,交结组合全靠1008榀斗拱。这些斗拱可分为龙、凤、象、瓶、印、斗、佛手、蝙蝠、鱼、鹤12种造型,雕风古拙质朴。尤为大观者,四只飞角长出丈许,飞檐外悬六尺,全凭相衔的斗拱支撑,两百多年来遭受多次震灾仍无倾斜。

  白族木雕记录着白族人民点点滴滴的生活片段,它源于生活的丰厚底蕴,抒发着白族人民对美好未来的无限向往和期待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告别了南朝,我们来谈谈北朝。首先登场的这位皇帝,名叫拓跋珪,为北魏国时期的开国皇帝,俗称道武帝。当然,北魏国或许很多人不太熟悉,比较冷门,如今也很少人讨论,按现代话讲,就是没有太多话题。其实原因也简单:其一,南北朝时期政权割据,兵戈铁马,并没有诞生太多璀璨的文明,相反,野蛮的破坏倒是不少。北魏作为这个以破坏为主导的时代的一个组成,人们情怀上自然也就没了太多纠葛。

  其二,北魏政权的建立者,并非汉族,而是一个叫做鲜卑的民族。在南北割据之前,中原大地发生了臭名昭著的“五胡乱华”事件,鲜卑就是其中的一份子。也许,有人要问了,我们常常拉着手唱“五十六个名族五十六朵花”,这花里似乎无它。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。原来,鲜卑族在南北朝时期经过了短暂的繁荣之后,竟渐渐为汉族同化,这个古老的民族也就消失了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不太起眼的北魏王朝,在中国版图上,存在了整整近两百年(包括后来分裂成了东、西魏)。

  当然,我们还是绕回拓跋珪这位开国皇帝吧。北魏的崛起,是离不开前秦的覆灭。作为当时北方第一大政权的前秦,其领导人苻坚好大喜功,整出近百万大军要剿灭南方割据的东晋。结果呢,一败涂地,这就是著名的淝水之战了。战败后,前秦四分五裂,拓跋珪也扯着一面大旗,建立了政权。他当时面临的最大竞争对手,竟然是也同为鲜卑政权、由慕容氏创立的燕国。但这拓跋珪,可不太讲宗族情面,一句话,挡我路者死。终于,成为了北方最大割据政权。至于个中过程,冗长而无趣,我们按下不表。

2.png

  至于建国之后的拓跋珪,大抵也做了一些举措恢复经济,比如发展“屯田制”,除却上缴国家的部分税粮,农民可以将增收的部分纳为私有财产。这样,就极大调动了劳动人民的积极性。此外,他还鼓励汉族人参政(这和五胡乱华时期是截然不同的),也给汉族知识分子比较高的社会地位。同时,他还强制将鲜卑大族强制分家,分配到不同的地域,也有效地促进了汉和鲜卑族的融合。

  看着业绩,分明是少数民族里少有的雄主吧?也许是,也许也不是。是与不是,和年纪有关。很多有作为的皇帝,人生晚年往往一塌糊涂,当然,拓跋珪也逃不出这个宿命。兴许是觉得自己肩上背负的使命太过沉重,拓跋珪养成了一个习惯,嗑“寒石散”。这“寒食散”,又称“五石散”,大概由“丹砂、雄黄、白矾、曾青、慈石”等五种药石所配,其药性燥热绘烈,服后使人全身发热,并产生一种迷惑人心的短期效应。其药理,委婉点讲,相当于现代的“兴奋剂”,说直白点,大概就是“毒品”。

  嗑药后的拓跋珪,似乎也走上了人生的不归路,成天产生这样那样的幻觉,老觉得有人要害他。因此,也经常更换住所,过了神龙不见尾的生活,就连妃子也难得见他一面。但他是皇帝啦,国家的领导人,总躲着不行,政务多少也得管点吧,但上朝时,也多产生幻觉,谁若上前奏个本,总以为是要搞刺杀。因此,糊里糊涂死在狗头铡下的官员,不计其数。

  如是,朝中出现了一个怪相:见不到他,急死人,见到他,死人。终于,有人看不下去了。站出来的人,是拓跋珪的亲儿子,当然,动机也不是大义灭亲,无非是借着机会篡权。一刀子下去,也可怜了拓跋珪,老寻思有人谋害,倒还真成了谶言。值得一提的是,拓跋珪晚年的终点,竟只是三十九岁。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月新增0个网站,共收录90946个文章
Copyright © 2016 DugKe.Com苏ICP备16024093号-1点击收藏小提示:按键盘CTRL+D也能收藏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