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影视 IGN电影 正文

柯尔克孜族文化 柯尔克孜族的天文历法啥样

2017-05-21 15:06 来源:IGN电影 阅读

  柯尔克孜族传统的游牧生产与气候的变化关系密切,何时配种,何时接羔,何时转场搬迁,何时剪毛,何时宰牲熏肉,何时加工畜产品,何时准备饲料等,都要根据气候的变化来决定。柯尔克孜先民经过长期观察,发现天文现象的变化与气候有密切的关系,于是,他们根据天文现象的变化来确定季节节气,预报天气等。

  柯尔克孜人主要根据星宿的运行来确定四季。他们发现白羊座、巨蟹座、天秤座、山羊座、摩羯座等行星的运行与四季变化有关,于是他们根据这些星座的变化来确定春季(加孜)、夏季(加依)、秋季(库孜)和冬季(克什)的开始与结束。另外,他们还根据昴宿星的运行规律来分辨节气。如他们认为,昴宿星一年一度第一次出现时,说明炎热的夏天已过,凉爽的秋天已经来临。昴宿星的出没,一般都在立秋、白露、寒露、立冬、小寒、惊蛰、清明等日期。其后,在40天时间内见不到昴宿星。柯尔克孜人把这个时期称为昴宿落地或昴宿落水时期,这一时期也是夏季伏天时期。他们认为,昴宿落地时,往往发生干旱;昴宿落水时,则发生多雨天气。

  柯尔克孜人还根据星宿的变化来预报天气。例如,他们认为,冬天太阳周围出现大红晕时,第二天或第三天必下雪;如果出现小红晕,则第二天天气变冷,会下小雪。如果日出后出现小红晕,第二天天气明显变冷。

3.jpeg

    在日落时出现小红晕,第二天的气温上升。冬季黄昏时,如果在东南方向出现金星,则第二年的一、二、三月气温升高,反之,气温较低。秋季时节,如果西南方向出金星,则冬季多雪,天气寒冷。

  柯尔克孜族有自己的历法,新月每出现一次为一个月,十二个月为一年,以鼠、牛、虎、兔、鱼、蛇、马、羊、狐狸、鸡、狗、猪等十二动物纪年,每十二年一轮回。这种纪年的方法,同他们的祖先唐代黠戛斯人的纪年方法是一致的,但未必就是从那个时候一直流传到了近代,因为在唐朝和唐朝以后,北方民族以十二动物纪年是较普遍的。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魏国在北方的敌人是柔然。如果把双方比作拳击手的话,柔然看起来更加高大、健壮,体重远超过魏国。但在拓跋焘眼里,对手就是虚胖,不堪一击。于是,奇怪的现象出现了:“大胖子”柔然被打得乱跑,“小瘦子”魏国在后面疯追。

  柔然的来历一直是谜

  柔然的来历一直有争议,像个“混血儿”,也搞不清楚“爸爸”究竟是谁。可能是鲜卑、敕勒、匈奴、突厥等多民族、多部落的大融合,内部有60多个姓氏,来自四面八方、各个阶层,包括少量的汉人。

  “柔然”这个名字不知道谁起的,意思也模糊,就像路边捡了个没名没姓的孩子,大家随口叫的。有人认为含义是“聪明、贤明”。他们自称为“茹茹”,“菇”是汉人的姓,可能是他们汉化以后取的,找了一个和“柔”读音相近的字。但在拓跋焘这个“文明人”看来,柔然只是还没有开化的原始人,轻蔑地称他们为“蠕蠕”,意思是不会思考的虫子。

  柔然本来就属“杂交”,所以四海之内都是兄弟姐妹,扩张的速度非常快,最强盛的时候,北达贝加尔湖畔,南抵阴山北麓,东北到大兴安岭,西边到准噶尔盆地和伊犁河流域,还进入过塔里木盆地。

  北魏拓跋珪在位时,两个邻居的关系就极差,大吵三六九、小吵天天有。明元帝拓跋嗣时,北魏被打得差点“残废”,只好在平城的北方修筑长城,从此死死“顶住大门”,双方消停了几年。

  双方交手了三个回合

  拓跋焘即位后,咽不下这口气,拳打夏国时,还脚踢柔然,忙得不“歇火”,和柔然交手主要有3个回合。

t019682c6be59903360_meitu_34.jpg

  第一回合:初露锋芒。

  柔然的可汗叫大檀,听说北魏的“新领导”才16岁,大喜。秣马厉兵大半年,得到消息:拓跋焘像猴子似的坐不住,上台5个月,就拔腿跑到东边去了,晃悠了3个月,才回到平城。

  大檀决定给这个年轻人一点颜色看看,让他知道老前辈的厉害。

  他派6万骑兵迅速穿过阴山,突然出现在云中(今内蒙古托克托县东北)。拓跋焘下令全国总动员:各地部队全部开往云中。让对手明白“少爷”不是好惹的。

  但是,他的性子实在太急,没有等到其他部队集合到位,自己带着驻守京师的几千骑兵就风风火火地出发了。马不停蹄,经过三天两夜赶到云中。魏军一看傻了,柔然的骑兵铺天盖地,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。柔然看到送上门的肥肉,个个狂热亢奋,蜂拥上前。这支孤军被围了50多重,淹没在惊涛骇浪之中。

  短兵相接开始了,柔然的骑兵一度冲到拓跋焘的马前。魏军极为震恐,但拓跋焘神色自若,周围的士兵才镇定下来。

  奇怪的是,柔然很快撤兵,如同潮涨潮落。直接原因是:柔然的统帅于陟斤在乱战中被一箭射死。但大檀还在,也不至于全面溃散。可能的原因是:柔然并不知道拓跋焘就在军中;同时,北魏的其他军队陆续赶到,柔然害怕遭到内外夹击。

  总之,拓跋焘逃过一死,留下了惊险又带着谜团的“处女作”。

  第二回合:重创对手。

  到了425年,夏国的赫连勃勃死了,这年10月,拓跋焘分5路大军推进,到了漠南,丢掉辎重,每人携带15天的口粮,深入漠北。这是千里迢迢的偷袭,柔然没料到拓跋焘这样玩命,还没反应过来,就连遭重击,负伤后仓皇逃跑。

  这一战,柔然被打怕了,从此躲得远远的。

  第三回合:彻底击垮。

  又过了4年,拓跋焘带领大军卷土重来,再次向北挺进千里,手法和上次一模一样,突然出现在柔然的腹地栗水(今蒙古国翁金河)流域。柔然被吓得四处逃窜,大檀飞身上马,只带着少数随众向西逃跑。

  拓跋焘在东西5000多里、南北3000多里的蒙古草原上,疯狂屠杀和抢掠。这次的战利品有:30多万顶帐篷,几百万头牲畜,100多万匹战马。

  魏军扫荡了两个多月,下面的人劝说:收获也差不多了,离开京城时间太长,还是回去吧。

  拓跋焘这才班师。后来,魏军抓到投降的柔然高官,他们报告了实际情况。柔然不堪一击的原因是:大檀得了重病,国内已经混乱。遭到袭击后,身边只有几百人,只能仗着熟悉的地形和追杀的魏军“捉迷藏”,最近时只隔100多里,已是弹尽粮绝。

  凉州的商人也证实了这一点,说:魏军如果再坚持几天,就能活捉大檀,把柔然残余全部消灭。

  拓跋焘听了,长叹一声,100步只走99步半,后悔不已。

  这次战役后,北魏民间的马匹、牛羊以及皮货的价格都大幅度下降。不久,大檀病死,柔然再没有还手的能力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月新增0个网站,共收录91019个文章
Copyright © 2016 DugKe.Com苏ICP备16024093号-1点击收藏小提示:按键盘CTRL+D也能收藏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