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赤影传说第9集 苏茉被水族鲛人俘走

2017-05-22 00:50 来源:特尔尼音乐学院 阅读

  芙儿问起百里寒的身世,百里寒说起了自己的部族泽洛,疼爱自己的爹娘兄长,但是一夜之间整个村子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屠杀了泽洛部。他说霜儿和玉羊也是因为战争失去了家园,自己痛恨战争,芙儿自责没有担负起青龙玄女的责任帮助他们,百里寒说自己最在乎的是她的安危,不会强迫她当青龙玄女,可以带她去一些有趣的地方游历,芙儿高兴的答应了。

  上官锦问赤羽自己是否是真的做错了,赤羽说他的责任是保护九黎,而苏茉是要保护家人,他认为七宿的身份似乎是一种诅咒,上官锦却说保家卫国是男人的事,提议一起去做些大事,赤羽答应了,说不违背自己的心意就行。两人都希望得到苏茉的心,相约公平竞争。

  苏茉三人告辞下山住,宏泰回归队伍,看出他们三人的不对劲,赤羽将上官锦想要杀芙儿的事情告诉他,宏泰理解上官锦的所为,赤羽说苏茉的世界里黑白分明,她是不能理解上官锦的,而且她也不会相信自己可能有一天会和最好的姐妹反目成仇。

res_A25_07_attpic_brief.jpg

  宏泰去找了苏茉,说朋友相识一场是莫大的缘分,上官锦定是有自己的难言之隐,这时上官锦在房中大声狂叫,苏茉和宏泰连忙跑进去,发现他体内的灵力乱撞,苏茉赶到奇怪,因为仙童已经将他体内的血脉打通,没想到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赤羽说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,若要说自己会佩服一个人,那这个人就是上官锦。苏茉原谅了上官锦,她觉得宏泰说得对,上官锦是最高尚没有私心的人,上官锦答应不会伤害芙儿,两人重归于好。

  一行人走到了紫湖,苏茉捡到一个手环戴在了手上,他们又来到一个水上市场,苏茉好奇的摇起了拨浪鼓。铃声吸引了几个鲛人的注意,她们抓走了苏茉,因为苏茉捡到的手环是一个叫安安的小鲛人的,她们以为是苏茉抓走了安安。

  鲛人水寨的寨主不相信苏茉的解释,但是苏茉有灵力护体她也没有办法对付她。寨主的女儿嘉嘉偷偷进了水牢,说安安是自己的好姐妹,她是想到竹山游玩才失踪的,苏茉再次申明手环是自己捡的,自己并没有见过安安。嘉嘉见她目光澄澈相信了她,苏茉答应只要她放走自己,自己会到竹山帮她寻找安安。嘉嘉放走了她,给她指了竹山的方向,还将自己的手环交给她,说见到安安让她看这个手环。

u=4041523086,676018154&fm=11&gp=0.jpg

  这时,上官锦和赤羽找了过来,苏茉说要帮嘉嘉找安安,上官锦和赤羽却不同意,苏茉知道安安也不一定在竹山,不过她答应嘉嘉一定会找到安安的。几人刚准备离开,寨主带人追了过来,她因为见识过太多人类的自私和贪婪并不相信他们,嘉嘉向母亲求情,寨主要他们留下一个人来做人质,说若是找不回安安就要一个人陪葬。赤羽觉得寨主是在无理取闹,寨主立刻翻脸,苏茉答应留下做人质,宏泰也决定留下来陪她,寨主要求上官锦和赤羽十二个时辰内找回安安。

  苏茉和宏泰被寨主关了起来,嘉嘉让苏茉不要恨自己的母亲,说她只是为了保护族人,因为很多年前鲛人也希望和人类和平共处,但是人类却一直想要得到鲛珠而不择手段的对付鲛人,所以母亲和族人才会如此防备人类和人类为敌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马士英(约1591—1646),字瑶草,贵阳人,万历四十七年二甲第十九名进士。

  人肉责任人,与人家的学历、文凭有毛关系?这在别人那里无关紧要,放在马士英这里还真异乎寻常。

  东林党人认为马士英、阮大铖搅到一起,是气味相投的缘故。这个看法即使不邪恶,也够书生气。比较合乎情理的,他们的关系比谁都铁,最初起作用的是“同学录”——

  马士英万历四十七年中得进士,其实他万历四十四年即已参加了会试。这一年,马士英与阮大铖一同在京城呆了数月,会试后一共高中。奇怪的是,马士英却没有参加殿试。至于什么原因,不太清楚,估计也没有人能够清楚,只能查明这个情况属实。所以,马先生当了中国高考史上第一个知名“复读生”。

  查复读,不是要给马先生揭短。复读,压根也不是一件坏事,没考到大学,先考到同学,同样受益匪浅。你复读几年,自然会有几倍的同学,人脉关系就要比人硬几倍,有什么麻烦事,别人跑断腿,你几个电话搞定了,还有一两同学要请你搓一顿。

3169126762885404317_meitu_21.jpg

  那时虽没有“复读”的相关规定,但他与上一届的阮大铖的“同学(同年)关系”,还是能够确认的。有了这层“同学”关系,后来又一同受到组织处理,马士英与阮大铖再在南京城相遇,这个场面就不是两个倒霉干部的路遇了。相互对视,坐上酒桌,怎么地也得多喝两盅。

  让他们成为“同学+兄弟”的,那要感谢周延儒了。

  周延儒(1593—1643),字玉绳,号挹斋,宜兴人,20岁时连中会元、状元,37岁首拜首辅,49岁二度为相。二度为相的周延儒,曾革除前任弊政,免除战乱百姓欠税,起用有名望朝臣,朝野称贤。最后,国际形势风云变幻,周总理不得不编点假新闻逗乐皇上,戏法穿帮,被责令自杀。

  你也看出来了,周先生本领大,官也大,折腾更大——折腾了十几年,也只是重回旧岗,并且折腾掉自己的老命。

  周延儒与马士英、阮大铖实质性地扯上关系,便是他二度为相的敏感时期。

  当最大的官,就要使上最大的银子。周延儒花出的银子有多少立方,我没搞清楚,因为这明显超出了一个作家的权力范围,有侦缉权的部门可以一试。反正很大,大到周家的银子堆在一起都不够份量,最终还要到社会去募集股金。

  这个时候,阮大铖提了一袋银子,决定投资创业股。

  阮家是个大户,虽说都是从贫下中农那剥削来的血汗钱,但也算是合法收入。相对于阮家,周延儒严重违规,太不厚道了。他收了人家的股金,不仅不给人股票,连张收据都不打,只给了一桩期货,还是口头的——

  周延儒对阮大铖说,干部工作不是我一人说了算,你受组织处理的时间还不长,我要是勉强推荐你,万一有人举报,组织上又不批准,对你对我都不好。你不如推荐一个条件成熟的哥们,我栽培他,他再栽培你。

  靠!这才是官场的高级黑,收钱不办事,连责任都甩出去了。

  阮大铖的银子也打到专用帐户了,结局弄出这个样子,心比割肉都疼。一咬牙,将马士英的名字报了出去,就当是买了张“刮刮乐”。

本月新增0个网站,共收录91410个文章
Copyright © 2016 DugKe.Com苏ICP备16024093号-1点击收藏小提示:按键盘CTRL+D也能收藏哦!